永利线上娱乐场官网


《面具》:当特务遭遇中年危机

 

 

李春秋,该有的都有了,不该有的也放弃了。他并不喜欢自己,也学不会跟自己相处。他并不满足,却不想主动做出任何事情改变现状。他不想拒绝,也不太想要。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,更别说有能力爱和被爱了。他像是早高峰地铁上不用力朝着目的地前进的乘客,被人流挤到哪算哪。

中年危机,不是因为穷,因为富人也会危机;不是因为碌碌无为,因为成功人士也会危机;不是因为年龄大了,因为年轻人也会危机;更不是什么过了自己不想要的生活,物质富足精神空虚。

反面人物就更是脸谱化到极致,似乎生下来就冷血无灵魂,来世上一遭就是为了做坏事,与正义为敌的。抗日剧描述的也差不多,日本人都是哈哈大笑不由分说就拿刺刀杀人的怪异畜生。

他们会恐惧,会自私,会迷茫,会爱,会恨,会后悔,会执着,会因为生活的疲惫而丧失,会因为日久而生情,会因为信仰而决裂;会凝视深渊,同时被深渊凝视。也正是因为这种角色的设定,让这部剧,竟然有了谍战剧中难得一见的烟火气和人情味。

当代的中年危机是这样的:进入公司,你是领导,是下属,是同事,是伙伴,是甲方,是乙方……结束工作,回家推开门,你是父母、是儿女、是老公……你是所有人,唯独不是你自己。所有人都在跟你诉苦,而你不能表现出半点忧虑;周围都是要依靠你的人,却少有你可以依靠的人;你还有性欲,却没了激情;你还有悸动,却没了勇气;找不到活着的意义,却又没有资格去死;进而虚无乏力,退而无路可走。每天徘徊在内心的独白只有: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?

而李春秋牛逼多了,他解决自己中年危机的办法是,谍战。

“如果……也许会更好?”

丁战国是国民党特务;丁战国是大汉奸的属下;丁战国是黑虎计划的核心人物;丁战国是个不太称职的单亲慈父;丁战国是公安局侦查科的骨干力量;丁战国是李春秋的朋友,也是李春秋的敌人……

谍战剧的主角,肯定都是正面人物,也都缺少人味,大家仿佛生下来就是为了家国大义,没有私心,没有杂念,没有普通人的情感,也没有自己建立价值观的过程,着了魔似的忠诚和负责。哪怕爱情和婚姻,也都是以革命为基础的,在革命中建立的,革命式的情感和家庭。俩人结个婚搞得好像兴趣小组似的,话题都是革命和理想。

解决行货中年危机的灵丹妙药,一般就是出轨,最好是跟少女出轨。中年危机的男人迷恋少女,并不是单纯迷恋青春的肉体,而是少女的笑和泪,天真和纯情,无知和懵懂,热情和浪漫。这一切美好,仿佛可以点燃那早已死灰的青春,能从发胖油腻的躯壳中唤醒曾经羞涩的少年心,大叔们一下子觉得自己轻盈起来了呢!

最常见的描述中年危机的故事套路:第一种、一场说来就来的失控,如《心花路放》、《迷失东京》;第二种、神助的改变曾经选择的第二次机会,如《夏洛特烦恼》,《重返十七岁》。其中,人们尤其偏爱“二次选择”这个套路。

姚兰,想干嘛就干嘛:说出轨就出轨,说离婚就离婚,说复婚就复婚,并且不参与任何党派之争。

这剧不一样,这剧的正面人物是个坏人,是个特务,不但叛党,还婚外恋;这剧的反面人物,则是个一心只想着光复党国,无心婚恋的忠诚的特务。这剧中还有为了妻子和丈母娘和战友反目的特务;有为了孩子自残的特务;有凶神恶煞,却脆弱的只想回家的特务;以及爱上不该爱的人的特务……

合作伙伴